华强配资www.footsouldier.com 大象之舞:2019,工行金融科技全面出击

作为国内银行业金融科技的先行者、推动者,工行始终坚持以技术变革引领银行再造,先后自主研发了四代核心系统,实现了数据大集中、“两地三中心”等重大创新突破,奠定了在同业中的科技领先优势。

O是Open,代表“开放融合”。以自有融e行、融e联、融e购“三融”平台为基石,以API开放平台和金融生态云平台为跨界合作抓手,构建了十余类“金融 ”热点场景,积极打造金融生态圈。

翻开金融史,我们进一步发现,银行从来没有被科技公司打败过。那些垮掉的银行,都不是败给了科技。

多年来,工行坚持以信息技术变革引领银行再造,持续加大金融科技建设投入。2015年,工行启动IT架构转型;2017年,设立创新实验室,推动新技术研究及创新应用的工作。此外,工行还构建了总分行联动创新工作机制。

11月8日,工行历时5年、举全行之力集中攻关的智慧银行生态系统ECOS正式发布,开启了该行智慧银行建设的新篇章。

在物联网方面,自主研发“汇聚万物、智慧洞察、 安全开放”物联网金融服务平台,为业务运营、机房管理、融资抵质押品监控等领域应用提供技术支撑。

刚刚履新的工行掌门人陈四清出席,这是他首次在工行的公开活动中亮相。

可以看到,ECOS不仅是对现有信息系统的技术升级,更是一场银行经营模式的生态变革。其核心理念是以新科技支撑新生态,实现全行智慧银行战略转型。

2019年5月8日,工银科技在雄安新区开业,成为银行业首家在雄安新区设立的科技公司。

银行会被科技公司颠覆吗?关于这个问题,大概争论了数十年之久。

在同业中,工行最早提出“智慧雄安”体系建设,与雄安新区深度合作,立足新区顶层设计规划、开放智慧生态、关键技术能力输出等三个重点方向,助力雄安打造“全国样板”。

在5G技术方面,工行率先在国内银行业实现5G网络联通,并首家推出了5G未来银行智慧网点。

放眼全球,那些优秀的科技公司,均拥有属于自己的顶级科研机构。从国外的微软、Google、IBM华强配资www.footsouldier.com,到国内的阿里、腾讯、华为华强配资www.footsouldier.com,无一例外。

在行业里华强配资www.footsouldier.com,工行的金融科技建设一直走在前列,经历了电子化、信息化、智慧银行等多个发展阶段。

从50年代诞生的信用卡,60年代的ATM,70年代的集中清算,到90年代的网上银行和直销银行,2010年前后的手机银行,再到近年来兴起的智慧银行,银行业的每一次重大革新都与技术进步紧密相连。

在区块链方面,工行将其作为核心技术自主创新突破口,率先成立区块链实验室,打造了行业领先、金融级安全的企业级区块链技术平台,陆续上线了贵州精准扶贫资金、雄安数字城市建设、贸易链平台等80多个场景。

然而,一直以来,金融业都缺乏具有足够分量的金融科技研究机构。在很大程度上,这导致金融机构面对跨界竞争的时候,往往容易陷入被动。

随着金融科技研究院的成立,工行形成了“一部、三中心、一公司、一研究院”的金融科技新格局,包括金融科技部、业务研发中心、数据中心、软件开发中心、工银科技公司、金融科技研究院。

工行金融科技研究院的主要业务方向是开展金融科技新技术前瞻性研究及技术储备、重点金融科技领域战略规划布局和创新应用,下辖涵盖区块链、大数据、人工智能、云计算、分布式、5G、物联网、信息安全等技术领域的金融科技创新实验室。

此外,12月16日,工行与阿里巴巴、蚂蚁金服签订了战略合作协议,开启双方“互为场景、互为生态、互为客户的新型合作伙伴关系”,更是在行业里引起轰动。

从工银科技、工行金融科技研究院到ECOS系统,这三件至关重要的大事,代表了工行在金融科技领域的最新成绩,但不足以概括全貌。

事实是,本世纪以来,科技公司的势力日渐强大,并没有伴随着金融机构的衰落。

在刚刚过去的2019年,金融科技已然上升到国家战略的层面,金融机构作为主力军的角色不断凸显。尤其是央行印发《金融科技(FinTech)发展规划(2019-2021年)》,按下了金融科技发展的“快进键”。

普华永道最近的一项调查显示,消费者已经做好准备迎接数字化变革。金融科技毫无疑问会彻底改变金融业,唯一的悬念是哪些公司能善用科技并脱颖而出。

据介绍,ECOS是以Ecosystem(生态系统)前四个字母命名。同时,ECOS每个字母都有一个深刻含义。

在金融科技领域,宇宙行同样全面开花,并且多为业内首家或者同业领先。

历史上,银行业一直是科技创新的积极参与者和推动者。

毋庸置疑的是,今天的工行,不仅是总资产超过30万亿的“宇宙行”,也是底蕴深厚、实力强大的金融科技领军者。

在此背景下,11月6日,工行宣布成立金融科技研究院,在银行业首开先河。

近年来,工行全面布局人工智能、大数据、区块链、云计算、物联网、5G等金融科技主要技术领域,逐步形成企业级技术能力,取得了一系列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技术成果。

工银科技注册资本为6亿元,主要业务方向是以金融科技为手段,聚焦行业客户、政务服务等金融场景建设,开展技术创新、软件研发和产品运营。

这意味着,银行是不是科技公司并不重要,金融科技还是互联网金融也不重要,真正重要的是,银行需要在尊重专业、敬畏风险的同时,保持危机感,始终创新,不断进化。

一个例子是,工银科技联合雄安新区量身打造的“雄安智慧民生服务平台”,依托区块链、生物识别等前沿技术,创新“G B C”的业务模式,打造了就业、创业、培训、社会保障、政府监管五大功能板块,已在提升新区劳动资源匹配效率、保障劳动用工权益方面初显成效。

开业当天,工银科技和雄安新区管委会改发局签署了《金融科技合作备忘录》。同日,雄安征迁安置资金管理区块链平台正式启动运行,通过应用工行的区块链技术,实现征迁原始档案和资金穿透式拨付的全流程链上管理。

在人工智能方面,工行人工智能机器学习平台已在智能投顾、智能客服、电子银行交易反欺诈、支付清算报文自动查询查复等千余个应用场景落地。

工行素来以稳健和均衡而闻名,各个业务板块都很强,没有明显短板,由此铸就了坚若磐石的市场领先地位。

“ECOS发布,是工商银行科技发展史上的又一重要里程碑。”陈四清指出,“我们将在这一新起点上,深入推进金融科技的创新应用,倾力打造促进经济高质量发展的‘数字工行’。”

恰恰相反,在科技公司崛起的同时,金融业通过自我革新继续蓬勃向前。它们都是信息革命与全球化浪潮的受益者。

有别于其他银行系金融科技子公司注册地集中在“北、上、深”,工银科技作为首家在雄安新区设立的银行金融科技子公司,具有不一样的战略意义。

用工商银行董事长陈四清的话说:银行是科技密集型行业,而工商银行的发展史,就是一部信息科技的创新史。

E是Enterprise-level,代表“企业级”。立足全集团视角,打破内部壁垒和“竖井”,构建了集团内产品整合、信息共享、流程联动、渠道协同的新体系,给客户带来更好的“ONE ICBC”一致体验。

C是Customer-centred,代表“以客户为中心”。推动客户理念向“全量客户”转型,不仅要拓展中高端客户,也要挖掘长尾客户价值;既要拓展“开立工行账户”的客户,也要拓展“使用工行服务”的用户。

更重要的是,中国的金融科技要想维持全球领先地位,也必须加大研发力度。

深厚的科技底蕴,悠久的科技传统,是工行数十年来始终屹立潮头的重要保障。

陈四清表示,工银科技将建立适应金融科技发展要求的专业化、市场化运作机制,在创新研发、人才激励、产学研用一体化等方面探索新模式、新路径。

令人意想不到的是,这一系列相对完备的布局,工行仅用一年多的时间就落地完成,拼出了金融科技的工行速度。哪怕对比互联网公司,亦不逊色。

在发布会上,工行行长谷澍还全面介绍演示了ECOS取得的“六大标志性成果”:一是构建了开放融合的跨界生态;二是开启了“智慧 ”创新新模式;三是实现对热点秒杀场景的高适应高弹性支撑;四是构建双核心的IT架构;五是打造一系列同业领先的企业级金融科技平台;六是形成灵活组合、快速研发的组件化创新能力。

雄安新区是千年大计,而工银科技则是工行服务雄安新区的战略支点。

如此高效率的背后,是工行金融科技的精心筹谋、厚积薄发。

在大数据方面,工行自主研发建立了分布式的大数据服务云平台,在同业中率先实现大数据体系由传统架构向自主可控、分布式架构转型,可为经营管理提供更可靠、高性能、差异化的大数据供给。

目前,工银科技与雄安新区在政务、民生、产业领域的金融科技合作不断向纵深拓展,全面助力智慧雄安建设进入加速期。

在陈四清看来,金融科技从来不是冷若冰霜,工行要做的是一家有情怀、有温度的银行,不仅是“客户身边的银行”,而且是“客户心中的银行”。

1工银科技落子雄安,服务千年大计2面向未来,率先成立金融科技研究院3ECOS五年磨一剑,取得六大标志性成果4全面开花,推动金融科技规模化应用5继往开来,从算盘当家到智慧银行

在云计算方面,工行率先建成了具有开放性、高容量、易扩展、智能运维等特点的云计算平台,处于同业领先地位,并于2019年获评银行科技发展奖一等奖。

工行当仁不让。2019年,工行在金融科技领域动作频频,亮点纷呈,一方面对内强力改革,大刀阔斧调整组织机构,另一方面则快速推进多项新技术、新产品,从C端、B端到G端全面发力,其效率之快、变化之大令行业瞩目。

S是Smart,代表“智慧智能”。研发一系列拥有核心知识产权、自主可控的金融科技平台,为客户服务、精准营销、风险控制、决策管理等提供“最强大脑”。

近年来,工商银行秉承“科技引领、创新赋能”的理念,着眼集团跨境、跨业、跨界转型发展,全面推进智慧银行建设,积极打造“数字工行”、“智慧工行”。

数据显示,过去30多来,工行共有225项科技成果获得人民银行银行科技发展奖,28项科技成果获得银保监会信息科技风险管理课题奖,获奖级别和数量均保持同业第一;连续六年位居银行保险业的信息科技监管评级第一;专利授权总量、发明专利和实用新型专利获权数量等多项数据均保持同业第一。

可以看到,工行金融科技研究院是一个高规格、高起点的科研机构,面向未来金融,着眼前沿技术。

在开放银行方面,目前工行“三融”平台已覆盖亿级客户群体,API平台对外开放九大类1000多项服务,合作方达2000多家,是银行同业中“合作伙伴最多、服务最全面”的开放平台。

诸如,日本长期信用银行亡于房地产泡沫,美国华盛顿互惠银行死于业务过度激进,英国巴林银行栽在了内部人严重犯罪……如此种种,不胜枚举。

这是工行在金融科技领域全面进击的一年,也吹响了迈向“数字工行”、“智慧工行”的最强冲锋号。

看看国内的“宇宙行”工商银行,看看大洋彼岸的摩根大通,还有欧洲的BBVA,这些金融业的领军者无不如此。

这一年,工行完成了三件大事:一是成立金融科技子公司,这是一次面向未来的排兵布阵;二是整合行业内外金融科技力量,成立金融科技研究院;三是发布智慧银行系统ECOS,是工行科技发展史上的又一重要里程碑。

概言之,ECOS可以视为工行金融科技实力的一次集中展现,也代表了当前银行业金融科技的最高水平。

对此,工商银行董事长陈四清早前曾宣言,“金融科技不是‘独角兽’的专利,我们传统银行一定会在科技领域打一个大的翻身仗。”

央行在《金融科技(FinTech)发展规划(2019—2021年)》中指出,合理布局金融科技产业生态,促进产学研用协同联动、形成合力。

一直以来,小米都坚持“极致性价比”的路线,在市场上广受认可。不过最近有人却对小米的低价模式进行攻击,认为小米的低价后果严重,甚至会成为拖累国家往世界级水平升级的绊脚石,最后已经上升到“低价误国”。

  近日,银保监会网站公布北京银保监局行政处罚信息公开表(京银保监罚决字〔2019〕57号)显示,北京国际信托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北京信托”)房地产信托资金违规用于缴纳土地出让价款、投向“四证”不全项目,北京银保监局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银行业监督管理法》第四十六条规定,责令其改正,并给予50万元罚款的行政处罚。


2020-01-22 03:26admin admin 点击